關閉

提示

首頁 > 焦點 > 正文

“跟黨走”,85年不變的信念

信息發布者:黃天悟
2019-06-14 17:45:53

 壯麗70年 奮斗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  

  光明日報記者 王清彬 徐丹鹿 靳昊 孫晶晶

  6月11日,江西于都西門渡口,兩棵新長成的榕樹下,紅軍烈士后代講述著前輩的故事。隨著他們的記憶,時間回到了85年前的秋天,他們還是孩童的那個傍晚。

  1934年10月17日,傍晚5點,敵人飛機的轟鳴聲漸漸遠去,太陽余暉散落在600米寬的于都河上。雖是枯水期,但于都河水深依然有1至3米,中央紅軍要渡過這條河,水深處必須架起浮橋。一聲令下,紅軍戰士開始架橋渡河。

  河水奔流,人潮涌動,送茶、送飯、送木板、送草鞋給紅軍的群眾從四面八方涌來,和他們的親人告別。親人們去向何方,幾時回還,他們不知道,但他們堅信跟著黨走,就一定會走向勝利。

  “你要看好孩子,我很快就會勝利回家。”李連興早在參加紅軍時,就囑咐妻子丁招娣。

  “我至多離開三五年,你一定要等我回來。”1932年,王金長去參加紅軍時,同樣叮囑妻子段桂秀。

  丈夫參加紅軍已經幾年,丁招娣、段桂秀一直在尋找丈夫的身影。

  這次中央紅軍渡河遠征,她們是想尋一尋參加紅軍的丈夫,有沒有在這次隊伍中,想著與他們見上一面,說聲道別。

  丁招娣,家住于都縣城東門附近,在擁擠的人群中,她領著兒子李觀福,不住地朝紅軍隊伍里張望,希望能找到自己的丈夫李連興。驚喜,失落,不甘,無望……她不知道丈夫在哪個軍團,在哪里渡河,也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。“他們每天都去找,但還是沒有找到我爺爺。”李連興的孫子李運華說。

  中央紅軍離開了,開始了艱苦卓絕而又壯麗偉大的長征。

  個子高大、讀過私塾的李連興,加入紅軍后,很快就成為紅三軍團一個連的指導員,但不久后在福建作戰時犧牲了。“我奶奶一直帶著我父親艱難地生活著,一直在等爺爺的消息,等來的只是一張烈士證書。”李運華說。

  親人參軍,等來一張烈士證書的還有很多。

  “我父親參加的是紅五軍團,我和母親一直等他回來,直到1953年,等來了他去世的消息。”紅軍烈士謝石頭古的兒子謝堅說。

  一生未改嫁的段桂秀,也是在新中國成立后,收到丈夫去世的消息,只是她始終不愿意相信。直到今年5月,才在于都縣革命烈士陵園看到丈夫王金長的名字。

  不怕犧牲,前赴后繼。跟黨走的信念,為什么如此堅定?

  6月12日,細雨綿綿,在于都河孟口渡口——紅八軍團渡河地,紅軍烈士楊有發孜的侄子楊成祥,講了叔叔參加紅軍、中央紅軍渡河的故事,給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  “當時,我們這兒田地分得好,人民群眾得實惠,革命熱情很高,紛紛參軍,我叔叔就是其中之一。”楊成祥說,一時間,孟口村成了“擴紅”示范村。

  楊有發孜,1933年參軍,后來犧牲在何處,家人無從知曉。一份泛黃的烈士證書上,記錄了他犧牲的原因:北上無音訊。

  歷史遠去,滄海桑田,但85年不變的信念一直在傳承。

  “爺爺他們抱著必勝的信念,跟黨走,去長征,取得了勝利。對今天的我們來說,也要繼承這個信念,那就是‘跟著共產黨,就一定會有好日子’。”謝石頭古的孫女謝云春說。

  在新的長征路上,我們還有許多“雪山”“草地”需要跨越,還有許多“婁山關”“臘子口”需要征服。

  “當年紅軍那么艱難,跟著共產黨走,取得了勝利。今天,面對復雜的國內形勢和國際環境,我們堅定理想信念,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發揚長征精神,定會取得新長征的偉大勝利。”江西省贛州市委黨史辦主任胡日旺說。

  (光明日報贛州6月12日電) 

0
!我要舉報這篇文章
網友評論
聲明 本文由農村鏈(易村客)注冊會員上傳并發布,農村鏈僅提供信息存儲平臺。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農村鏈立場。本文如涉及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在24小時內予以刪除!
电子游戏网站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