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提示

首頁 > 手藝 > 正文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信息發布者:黃天悟
2017-11-19 20:10:56    來源:手藝網

一個陽光充足秋日午后,穿過一條隱于鬧市的小巷行至汲水舍,這里,像是一處江湖,而這間工作室的人,就像江湖中各身懷絕技的俠士,這群俠士有一個愛好就是“撿破爛”用二師兄的話說“撿破爛”里面名堂多,這間房屋便像一個百寶箱收藏著他們“拾荒”而來的各種“老物件”,大大小小得有上千件了,小到一個老門栓門牌大到古床。很多現在早已銷聲匿跡的老物件在這間屋子里,散發著它們獨有的靈氣和道不完的故事,一切都恰到好處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位于天星橋的汲水舍工作室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工作室一角


在這間裝滿器物的工作室里,朱鵬飛正仔細地端詳著一個個受損的器物,小心地將它們黏合、打磨、上漆、再打磨。就像一個劍客撫摸擦洗他的兵器,這是獨屬于他的時光,亦是一種對話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正在修復金繕的二師兄


朱鵬飛,江湖人稱二師兄,說到此外號的緣故,二師兄覺得大概是他們總是期望我多吃點吧。


行走江湖不說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,但需得有武藝傍身,故雕刻、金繕、彈弓這三大愛好便是二師兄行走江湖的武藝,此外他還吹奏得一口好塤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二師兄表演吹塤


二師兄從來沒有給自己定位成一個傳統匠人。本是做工程的他,喜歡中國含蓄的古典,他很實在的說“在生活中找點樂趣,玩著開心就好。并不說以這個為生,這種又古老又酷炫的修復工藝,喜歡就去嘗試了。”所有的愛好都是因為好玩所以專研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二師兄所作的彈弓


“拿彈弓打出手槍一般的感覺是件很美妙的事情。”玩彈弓七八年的二師兄,后來索性自己嘗試著做彈弓,做了第一把彈弓之后又喜歡上了雕刻,而最早接觸金繕是緣于有一次見朋友在修復器物,觀賞之后,一是覺得很酷,二是覺得這門技藝沒想象中那么難,一下子就被吸引,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便花費時日,開始研究漆器以及金繕工藝了。

嘗試著做自己感興趣的事,“不是要做的好好,而是要好好地做。同時也想要讓高大上的手藝接地氣,讓所有人都可以接觸到。”二師兄爽朗的微笑后正隱藏著一種樂觀的人生態度,也有重慶人的那種實在與豁達。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二師兄雕刻的彌勒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二師兄雕刻的達摩


而二師兄練就的這一身武藝,更像是古龍筆下通過自己勤學苦練得來本領,沒有師傅帶進門,帶修行得靠個人。“想要獲得什么,也必須要通過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。”


其實很多手藝是相通的。就好比練武,汲取的知識經驗就好比武功秘籍里的內功心法,而實踐操作就好比是外功招式,多開動腦筋,認真琢磨,練武功(做手藝)就能精進,舉一反三,觸類旁通。”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二師兄雕刻的“大師兄”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二師兄雕刻的小物件,右邊是猛犸象牙一個邊角料做的小擺件


于是一直努力自學做雕刻的二師兄通過多方面的了解,很快就掌握了金繕這門手藝,并做的十分有自己的特色,其中也把雕刻的手藝運用到了金繕上面,喜歡在金繕上面進行“再創造”可能是一根柳條或者是片葉子、荷花,并不拘泥與表面的修復,也不喜歡把一件器物修整的“完美無瑕”當面對殘缺時,不掩蓋,不做作,精心修繕。坦然的接受生命中的這份不完美,在無常的世界中恪守心中那份對美的向往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二師兄所修復的金繕



修復好一件器物就是一個福報



最開始修補金繕的時候,二師兄和幾個好友就把自己的器物打碎,然后弄來實驗,進行修補。


說到修復金繕的樂趣,二師兄覺得更多的還是在修復過程中,和朋友說說笑笑,玩樂的自在過程,和把一件器物修補好之后,內心的滿足感。


“做事是一個內在的東西,修復好一件器物就是一個福報。”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
二師兄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修復,也就是唯一一次物主給了500元的報酬,因為器物缺損較嚴重,所以修復了將近大半年的時間,而其余修復的器物都是工作室的東西,或者朋友有什么器物幫忙修復。二師兄因此開玩笑:“都不敢發朋友圈讓更多朋友知道他們會修復金繕,不然可忙不過來”。對于朋友要幫忙修復的器物,他們只有兩個“要求”一個是老器物,如果不是什么老器物,那一定要有意義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唯一一次的“有償修補”


比如像之前有個朋友的器物壞了,本不值什么錢,但這個物品是朋友的丈母娘留下來的,老人已經去世,在世的時候把這物品當個寶貝,那這樣的物品就不是一個冷冰冰的東西了,而是緬甸去世的人的一個紀念品,這樣的物品他們也無償修補。“比起修復本身更重要的是,修復人心,如果它對物主有情感上的意義,價值就無法估量”。這就像練就一身剛柔并濟的武功之后,行走江湖,行俠仗義。



金繕,一趟反反覆覆的旅程



金繕,日語中稱為“Kintsukuroi”,字面含義即以金修繕,將瓷器碎片由天然大漆黏合,表面再敷以金粉或者金箔裝點裂痕,賦予器物新生的美感。金繕修復是一趟反反覆覆的旅程,有時要花上幾個月才能將一件作品完成。


金繕技藝和中國傳統瓷器修復技術—鋦瓷類似,是中國漆藝流入日本后,與日本“侘寂”美學融合,形成的一種修復技藝,本質上是漆藝的范疇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

但金繕并不是,簡單的修復技藝,它是基于殘缺的二次創作。面對不完美的事物用一種近乎完美的手段來對待。摔碎的物件常常被我們視為失去了價值,因此撒手舍去。而金繕哲學的迷人之處,則是無論物件的貴重與否,都蘊含著與人產生的情感層面上的價值,因此碎裂的痕跡無法抹滅它的價值。用最貴重的物質修補殘缺,更多的體現了人和器物之間的一種情懷和對器物本身的一種尊重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
“修復器物有的在剛開始就知道怎么做,有的是要做到最后才知道要把它修復成什么形態,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催著趕快修復好,本來想動手做的,可能這一催反倒讓人不想去動它了,修復步驟繁瑣,成本高。大漆選用的是天然材料,在干燥的過程中需要控制溫度和濕度兩個關鍵條件,需要時間來保證金繕的質量,是個慢活,急不來。”這就像你在閉關修煉武功的時間內,都不希望旁人來打擾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
金繕基本步驟為清洗創面、黏合破件、填補缺口、水磨修整、反復髹漆、上金粉。每一件物品的殘缺都是不同的,金繕修復后的產品被賦予一種獨特的、全新的美,似乎獲得一種新的生命。而要做到這一步,修復的每一個步驟都得反復練習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把大漆和糯米粉按一定比例調和,在破裂之處進行拼接黏合,拼接完后放于一處陰干濕度要80%以上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瓦灰加生漆調好填補縫隙如果器物的缺口比較大,就采用補肉的方式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大概一周左右,觀察一下瓦灰的狀態,如果干燥了,就可以進行重復打磨了。(補肉的瓦灰則要二十多天才可以動。)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在刷漆時線條需要流暢,下手穩、動作準確精煉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△最后一步,上金最關鍵的一步金膠漆將干未干是最好的時機。同樣下手要穩,盡量朝一個方向,筆尖要柔順,并拿筆輕壓一下。


和其他手藝不同,漆藝還帶著很大的風險,因為它所用的原料天然大漆,是人工割取的漆樹汁液極易引起皮膚過敏,且大漆過敏不一定需要皮膚接觸,呼吸、毛孔都可以是過敏源的通道,也就是老師傅們常說的被大漆"咬了",輕則紅腫癢,重則有生命危險。


原來你是這樣的二師兄,一個隱居在市井深處的“鋦繕達人”


而要做漆就沒有不被"咬"的,就算知道大漆會讓人過敏,但二師兄從未戴過什么橡膠手套和口罩,覺得這樣礙事,沒有手感,并且他喜歡大漆的香味,記得最嚴重的一次,全身起了紅疹,奇癢難忍,足足癢了三個月才好,但這并不影響他繼續做金繕,他笑言道這就是雷鋒同志的釘子精神吧。


“有趣”是我在這間工作室最大的感受,幾個好友,時常聚在這工作室,在鬧市之中把日子過的快意江湖、逍遙自在,沏上一壺茶,三五人群圍坐喝茶聊天,演奏音樂、做手藝,說不出的溫馨與自在。



0
!我要舉報這篇文章
網友評論
聲明 本文由農村鏈(易村客)注冊會員上傳并發布,農村鏈僅提供信息存儲平臺。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農村鏈立場。本文如涉及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在24小時內予以刪除!
电子游戏网站导航